网站首页 - 专题首页

郧西回民游击队长紧跟红军闹革命

  • 未标题-2.jpg
  • MAIN201609230832000133097657002.jpg
  • 央媒重走长征路走进湖北郧西
  • 红四方面军的军帽和子弹袋(资料照片)
  • 未标题-1.jpg

徐海东率红二十五军在堰奋战两年

这是长征中人数最少的一支红军队伍,却走出了97位共和国的将军。

许世友扛机枪血战郧西云岭山

漫川关突围是关系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1932年11月5日,红四方面军撤离南化塘,行至漫川关...

从十堰走出的红军将领何世昌

他不是为光宗耀祖,而是为世界的和平与昌盛而奋斗。为了工作需要,他到广西后把原名何耀祖改为...

  • W020160912543351211484.jpg

    长征准备阶段(1934年7月7日—1934年10月10日)

    1934年7月7日 为摆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困境,在政治上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影响和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在军事上威胁敌人后方,吸引敌人兵力,减轻对中央苏区的压力,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创造条件,中共中央决定以红七军团(军团长寻淮洲、政治委员乐少华)组成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皖赣边前进。是日,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进军福建。

  • W020160912544999691273.jpg

    长征失利阶段(1934年10月10日—1935年1月15日)

    1934年7月7日 为摆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困境,在政治上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影响和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在军事上威胁敌人后方,吸引敌人兵力,减轻对中央苏区的压力,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创造条件,中共中央决定以红七军团(军团长寻淮洲、政治委员乐少华)组成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皖赣边前进。是日,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进军福建。

  • W020160912547237848023.jpg

    长征转折阶段(1935年1月15日-1935年6月14日)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 中共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候补委员:毛泽东、朱德、陈云、周恩来、张闻天(洛甫)、秦邦宪(博古)、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参加会议的还有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邓小平(党中央秘书长)。

  • W020160912548716427065.jpg

    坚持北上和南下分裂阶段(1935年6月14日-1935年10月19日)

    1935年6月16日 朱德、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为建立川陕甘三省苏维埃政权电红四方面军,指出:“今后我一、四方面军总的方针应是占领川陕甘三省,建立三省苏维埃政权。”

  • W020160912548716421481.jpg

    发展巩固和南下受挫阶段(1935年10月19日-1936年7月1日)

    1935年10月20日 张国焘以“军委主席”名义发布《天芦名雅邛大战役计划》,提出。以主力乘胜向天、芦、名出动,彻底消灭杨、刘,并迎击主要的敌人刘湘、邓锡侯部,取得天全、芦山、名山、雅州、16州、大邑广大的根据地为目的。对康定、荣经、灌县方向,采取佯攻姿势,配合主力行动”。24日,红四方面军翻越夹金山,向宝兴、天全、芦山发起攻击。

  • untitled.bmp

    大会师阶段(1936年7月1日-1936年12月12日)

    1936年7月2日 红二、六军团全部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是时,中共中央命令红二、六军团组成第二方面军(将红四方面军之第三十二军编入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肖克任副总指挥。

长征准备阶段 长征失利阶段 长征转折阶段 坚持北上和南下分裂阶段 发展巩固和南下受挫阶段 大会师阶段
  • 通道会议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和中央机关8.6万人撤离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实行战略转移。当时,中共中央和红军主要负责人博古以及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等“左”倾领导者的战略意图是:从南线突破粤军的封锁线,到湘西去会合红二、六军团,创建新的根据地。长征后一个多月,红军虽然突破了四道封锁线,渡过湘江,但由于“左”倾领导者消极避战,致使红军损失过半,锐减到3万多人。 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后,蒋介石很快就判明红军的意图,急调40万大军围追堵截,妄图一举消灭红军。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左”倾领导者才不顾红军面临全军覆灭的危险,执意要按原计划北上湘西,去与二、六军团会合。红军如继续北上,无疑将钻进敌人预先布置好的罗网。这就引起了中央最高领导层对原定计划的争论。毛泽东、王稼祥、张闻天等率先起来对“左”倾军事路线进行公开的批评。

  • 黎平会议

    通道会议以后,经过毛泽东的努力说服,许多领导者转变了观点,支持毛泽东的正确意见。1934年12月15日,中央红军占领黎平。 18日,党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召开会议。参加者有:周恩来、博古、毛泽东、陈云、刘少奇、李德等。会议讨论红军的进军路线问题。会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主持会议的周恩来采纳了毛泽东的意见。与会大多数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决议指出:“鉴于目前所形成之情况,政治局认为过去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政治局认为新的根据地区,应该是川黔边地区,在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之地区,在不利的条件下应该转移至遵义西北地区,但政治局认为深入黔西、黔西南及云南地区,对我们是不利的。我们必须用全力争取实现自己的战略决定。”决议还指出:“在向遵义方向前进时,野战军之动作应坚决消灭阻拦我之黔敌部...

  • 猴场会议

    黎平会议后,李德、博古仍固执地坚持再入湘西的计划。1934年12月下旬,蒋介石得知红军要向乌江南岸前进,急忙改变兵力部署,以图阻止红军。因此,党中央在红军到达贵州瓮安县猴场的当天召开了政治局会议,会议再次否定了李德等人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错误主张,重申了黎平会议的决定,这就基本上结束了李德和博古对红军的军事指挥,初步形成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军事指挥中枢,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基础。

  • 遵义会议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党中央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肯定了毛泽东等关于红军作战的基本原则,否定了博古、李德等人在军事问题上的一系列错误主张。增选毛泽东为政治局常委,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责,毛泽东、周恩来负责军事。遵义会议结束了王明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中央的正确领导。这次会议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是我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 扎西会议

    遵义会议后,红一方面军根据中央政治局的决定,开始向川北进军,渡过赤水河,准备渡长江北上。这时,蒋介石调集重兵,企图堵击红军于川江南岸地区。由于敌情的变化,红军转进云南境内的扎西地区。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2月5日至9日,在扎西境内连续召开会议。会议讨论了红军的战略方针问题。扎西会议解决了遵义会议来不及解决的调整领导班子、缩编红军、确定新的战略方针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实现并发展了遵义会议决议的成果。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是中国革命从挫折走向胜利的起点。

  • 会理会议

    红军到达四川会理后,一些战士在思想上和凝聚力上出现了问题。同时,党内和军队内的一些同志造谣说毛泽东同志的指挥也不行了,要求撤换领导。为了总结遵义会议以来的战略方针,统一认识,1935年5月12日,党中央在会理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上,毛泽东正确分析了遵义会议以来的情况,对取得的成绩和胜利作了充分肯定。同时,对于存在的一些错误思想和意见,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彭德怀、周恩来等支持毛泽东的意见。会理会议统一了红军的思想,凝聚了力量,进一步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内和军队的领导地位。

  • 两河口会议

    1935年6月12日,中央红军先头部队一军团二师四团与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九军二十五师七十四团在四川懋功达维地区胜利会师。中央红军会师后改称为第一方面军。一、四方面军会合前后,在四方面军工作的中央代表张国焘,对当时政治形势的认识上同党中央存在着分歧。为了统一战略思想,党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6月26日在两河口举行会议。两河口会议通过了周恩来关于目前战略方针问题的报告,制定了红军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建立以甘南为中心的川陕甘苏区根据地的战略总方针。经过讨论,张国焘勉强同意了毛泽东、周恩来等多数人的意见。两河口会议为一、四方面军指明了深入发展革命运动的正确方向。

  • 芦花会议

    为了增强一、四方面军的团结和相互信任,进一步统一两大主力红军的行动,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7月21日至22日在四川黑水县芦花村举行会议。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总结四方面军从鄂豫皖根据地到川陕根据地这段历史的经验教训。期间,中央军委决定组建“前敌总指挥部”,以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兼前敌总指挥部,徐向前兼前敌总指挥,陈昌浩兼政委,叶剑英任参谋长。芦花会议全面总结了四方面军的历史经验,一、四方面军领导人在会上开诚布公地交换了意见,这对于增进一、四方面军之间的相互了解与团结,统一部队的组织与指挥,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 沙窝会议

    为了推动张国焘执行中央的北上方针,党中央政治局决定在四川毛儿盖以南的沙窝举行会议。1935年8月3日,由张闻天签发了“八月四日在沙窝召开政治局会议”的通知。沙窝会议开了3天,有两项议程:一是讨论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形势与任务;二是讨论组织问题。沙窝会议对于加强一、四方面军的统一领导与团结,坚定创建川陕甘根据地的必胜信心,起了积极的作用,这次会议彻底地暴露了张国焘与党中央的政治分歧。

  • 毛儿盖会议

    沙窝会议后,张国焘在毛儿盖召集四方面军军以上干部开会,非法审查中央路线,公开进行分裂党和红军的罪恶活动。为了进一步统一战略思想,1935年8月20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召开会议,着重讨论红军主力的发展方向问题。毛泽东在会议报告中,论证了北上方针的正确,要求左路军迅速向右路军(中央红军)靠拢,以便共同北上。会议通过的决定,批评了张国焘企图使红军主力西渡黄河,深入青海、宁夏、新疆偏僻地区的错误。

  • 巴西会议

    1935年8月底,右路军到达了四川的巴西一带,等待与左路军会合。但张国焘率左路军到达阿坝后,拒不与右路军会合。9月9日,张国焘给陈昌浩发去密电,大意是命陈昌浩率领右路军立即南下,并提出“彻底开展党内斗争”,企图危害党中央。叶剑英立即将此信息报告了党中央。毛泽东、张闻天等连夜在巴西召开了政治局紧急会议,分析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种种表现和险恶用心,决定立即率红一军、红三军、军委纵队一部,组成临时北上先遣队继续北上,向甘南前进,并通知红一军在原地等待。会议还决定以后右路军统一由周恩来指挥。这次会议又一次将红军从危机中解救出来。

  • 俄界会议

    为了应对张国焘阴谋分裂所造成的危险局面,1935年9月12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俄界会议,讨论行动方针问题。会议通过了《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定》,中央号召红四方面军的同志团结在中央周围,同张国焘的错误倾向作坚决的斗争并促其北上。俄界会议对于克服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与军阀主义,保证党中央北上方针的贯彻实施,有着重要的意义。

1936年5月5日,红一方面军东征回师陕北后,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通电》。蒋介石坚持其内战政策,不仅没有接受这一建议,而且还继续调集大批军队,准备对我陕甘根据地进行新的围攻。为保卫西北,巩固、扩大陕甘抗日根据地,扩大抗日红军,争取和东北军、西北军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并力求向北打通同苏联、蒙古的联系,向南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红军三大主力会师,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以第一军团、第十五军团、第81师和骑兵团,共1.5万余人,组成西方野战军,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向陕甘宁边区进军,打击顽固反共且兵力较为分散的马鸿逵、马鸿宾部,为创造西方根据地扫清障碍。红28军出陕南,与该地区的红74师会合,活动于鄂豫陕边,吸引和牵制敌人,以策...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结束了战略转移,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和民族抗战的出发点放在了大西北。 当时,日本导演的“华北五省自治运动”正在进行,华北五省已名存实亡。国民党政府继续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调动几十万大军对陕北苏区大举进犯,妄图乘中央红军立足未稳之际,一举消灭。 陕甘苏区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经济落后,交通闭塞,苏区的巩固与发展受到很大限制。而这时的中央红军减员极大,装备极差,亟需扩红筹款,休整补充。陕甘苏区,不仅无法解决红军的燃眉之急,也难以供养大批部队和机关。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第1、3军团胜利到达陕甘根据地的保安县吴起镇,胜利地结束了长征。11月3日,根据党中央的决定成立了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并将红15军团编入红1方面军,共约1.1万余人,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9月13日,党中央率陕甘支队(由红1方面军第1、3军和军委纵队改编)由俄界出发,沿白龙江东岸。爬高山,穿密林,歼灭了一些敌人堵击部队,于17日到达岷山脚下的腊子口。 腊子口是岷山山脉的一个重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口宽约30米,周围是崇山峻岭,地势十分险要。两个悬崖绝壁间夹着一道窄窄的山沟向上延伸,两边绝壁峭立。山中一道河水急流而下,隘口处的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横跨于两岸陡壁之上,是通过腊子口的唯一通路。蒋介石在岷县、腊子口地区配置了两个师,妄图凭借天险挡住红军的出路。鲁大昌两个营的兵力驻守在腊子口,1个营扼守隘口,1个营配置在隘口后边的三角形谷地,师主力配置在隘口以北至岷县一带,可随时增援。他们在桥头和山崖上构筑了碉堡,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网。 [ 详细内容请点击]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1935年8月3日,红军总部制定了夏洮战役计划,将红军分成左右两军:在卓克基及其以南的地区的第5、9、31、32、33军为左路军,由朱德、张国焘率领,经阿坝北进;在毛儿盖地区的第1、3、4、30军为右路军,由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经班佑北上。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行动。(此时原红一方面军之第1、3、5、9军团已依次改为第1、3、5、32军)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5月25日,中央红军长征先头部队红1军团第1师第1团一部在四川省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成功后,蒋介石急调川军2个旅增援泸定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迅速渡过大渡河,挫败国民党军前后夹击红军的企图,决定红1军团第1师及干部团由安顺场继续渡河,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右岸北上,两路夹河而进,火速夺占泸定桥。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从云南省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沿会理至西昌大道继续北上,准备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蒋介石急令第2路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进击;令川军第24军主力在泸定至富林(今汉源)沿大渡河左岸筑堡阻击;以第20军主力及第21军一部向雅安、富林地区推进,加强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企图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围歼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 [ 详细内容请点击]

金沙江位于长江的上游。它穿行在川滇边界的深山狭谷间,江面宽阔,水急浪大。如果红军过不去江,就有被敌人压进深山狭谷,遭致全军覆灭的危险。当红军大队人马向金沙江挺进时,蒋介石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认定红军的目的既不在贵阳,也不在昆明,而是“必渡金沙江无疑”。1935年4月28日,他下达命令,控制渡口,毁船封江。就在红军进抵金沙江前夕,江边的敌人已将所有船只掠到北岸了。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地区。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纠正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这时,蒋介石为阻止中央红军北进四川同红四方面军会合或东入湖南同红2、6军团会合,围歼中央红军于乌江西北的川黔边境地区,调集其嫡系薛岳兵团和黔军全部,滇军主力和四川、湖南、广西的军队各一部,向遵义地区进逼。1月中旬,薛岳兵团2个纵队8个师尾追红军进入贵州,集结于贵阳、息烽、清镇等地,先头已进至乌江南岸。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月1日,中共中央在猴场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决定指出:“建立川黔边新苏区根据地。首先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然后向川南发展,是目前最中心的任务”。红军总政治部下达《关于瓦解贵州白军的指示》。朱德电示红军各部,“偷渡部队不应小于一个团”。红一军团第2师进抵乌江南岸,其前卫4团逼近乌江界河渡口,进行火力侦察,准备渡江。 [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4年11月中旬,突围的中央红军跨越敌军的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的嘉禾、兰山、临武地区。这时,蒋介石真正搞清了红军战略转移的目的地。他任命湘军头目何健为“追剿军”总司令,调动湘军和桂军,在零陵至兴安之间近300里的湘江两岸配置重兵,构筑碉堡,设置了第四道封锁线。蒋介石则亲率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部及部分湘军在后面追击。此时的蒋介石踌躇满志,得意洋洋,以为定能将红军全歼于湘江、潇水之间了。 [ 详细内容请点击]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十堰市人民政府主办 十堰日报传媒集团承办 版权所有:十堰政府网 鄂ICP备 05009703 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140号

编辑部联系电话:0719-8113299 网站建设及维护:0719-8618655 邮箱:syzfw@shiyan.gov.cn 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总访问量:

中国地方政府网站联盟